楚辞

    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
     拒绝未知的疯狂
     拒绝声色的张扬
     不拒绝你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重庆的夏天一如既往的闷热,无数人的热情和燥热被高低起伏的山路蜿蜒盘旋,在这座城市的上空起起浮浮。
      马嘉祺半眯着眼倚在十八楼的窗沿旁,穿堂而过的空调冷气将内外分隔开来,带来一阵舒心的凉意。马嘉琪迎着窗外刺目的阳光,晃了晃手中的椰奶,目光沉沉地落在镜子前跳舞的人身上。
       重庆的夏天永远闷热,就像马嘉祺永远无法拒绝丁程鑫。

        “1+1等于多少?” “田。”  “嘿,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才!”在某天深夜走戏时丁程鑫在摄影机前对马嘉祺大放厥词后,这段话就在马嘉祺的脑海里风起云涌了许久。莫名的燥热从心口蔓延至全身,在脑海里打了个激灵。马嘉祺叹了口气,伸手刷新了微博页面,特别关注的星标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正笑眯眯地冲着镜头学猫叫。
        眸光流转,唇红齿白。
        马嘉祺舔了舔嘴唇,伸手点开了视频,甜腻的乐声瞬间从手机里涌出来,混合着猫耳少年弯弯的眉眼一起冲击着马嘉祺的大脑皮层。
        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像只无形的手触到心口,轻轻一捏,世界便天翻地覆。
        操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马嘉祺揉了揉太阳穴,伸手划掉开始循环播放的视频,点开微信置顶,绿色的方框弹出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就喜欢你这种学猫叫的人才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马嘉祺抿了抿唇,那些深埋在土壤里的柔软秘密终究破土而出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撤回了一条消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可依旧风雨飘零。
         大概十分钟后,对面有了动静,“???”马嘉祺烦躁地点了点手机“没事,发错了。”
 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马嘉祺刚到公司就被守在十八楼电梯旁的丁程鑫堵了个正着,马嘉祺张了张口,刚准备开口打个招呼,就听到眼前人突然出声“你…昨晚发给谁的?”马嘉祺本就心虚,垂下眼帘,停顿片刻“耀文儿啊。”丁程鑫想起老幺搁在微博上揽了无数妈妈粉、姐姐粉的视频,扯了扯唇角,难怪。
         四下寂静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喵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马嘉祺猛然抬起头,撞进一片星辰大海,微微变扭的少年与昨晚视频中的猫耳少年不谋而合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也学了,你…能不能喜欢一下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,小火柴,你杵这干啥呢?”少年明亮的声音将马嘉祺的思绪拽回,镜子前的人显然已经练完了舞蹈,正站在原地朝着他耀武扬威。
         马嘉祺忽得笑开,拿了瓶水朝丁程鑫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
         想要未知的疯狂
         想要声色的张扬
         我想要你
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