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辞

归来

   今天的嗷叽真的让我好难过,特别心疼,这么好的少年,请万万珍重。 
     写给我们的三爷,陪你到世界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 2018年4月29日,重庆的天很蓝,白天的洪崖洞没有那天晚上灿烂又明媚的烟火。不刺目,也不闪烁。可敖子逸还是觉得眼眶里有什么东西,带来阵阵刺痛。手中的烟花棒还未点燃,摇摇欲坠地挂在他的手指间。江水缓缓流动,冲刷了时光的痕迹。可是终究有些人,有些事,是残影,在某个特定的时刻,特定的地点,在心口微微摇晃。
        敖子逸已经很久没再回想十一岁的自己了,那个在闷热的夏天,跑过几条街,操着一口重庆方言的自己了。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懂什么叫做星探,什么叫做家族,什么叫做梦想,什么叫做未来。现在都懂了。
        真好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夏天给了他满身泥泞,也给了他一腔热血。
        值得吗?值得。
        成长的路上,万事皆值得。
        敖子逸揉了揉眼角。怎么哭了?真不爷们!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结束了吗?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会离开吗?不会。
        远处一声叠一声的三爷绵延不绝,像是重庆没有尽头的路。
        是兄弟们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敖子逸随手把烟花棒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,理了理刘海,又清了清嗓子。一边中气十足的应了声“来了”,一边向回跑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明天一定,明天一定”
        “成为世界中心”
        命运永远不会亏待努力的人。你会,你们都会。

评论

热度(34)